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贞观长歌在线收看 >> 正文

【丁香•守望花开】十年一梦(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原来,那流水一样逝去的岁月,都是此生最好的年华……

 

往事如风,雨落,残花躺,迷离了一段时光。有时爱上一个人,不怕山川险阻,不怕路远遥途,只要有一星点儿希望,就可以拼尽全力甚至不求回报,可这一切,都将在彻底明白了对方不属于你的那一刻,彻底瓦解离析,怎不让人心生悲、愁断肠。失恋的李心寒痛彻心扉,脚步踉跄,吐出的话无奈凄凉:“我恨你,好恨你!曾经的你让我幸福开心地花一样,如今却让我暗淡的生命里没了一丝阳光!”

从初相识,到岚岚提出分手,整整十年了。

昨晚夜里躺下,李心寒很快入了梦乡。梦中,他目光呆滞,喃喃自语:“岚岚,你为何又来见我?隔着一条宽宽的河沟,我只能望到你嘴动翕动,却听不到你说话的声音,看你着急上火、憔悴的模样,我真的好心疼!可,沟河宽宽,我没有翅膀,是无论如何也越不过去的。你凝望沟河,无奈的眼神里透着愁苦的目光。你跳不过来,我越不过去,难道就这样对面无缘再牵手了吗?”

“唉,我?你?!”李心寒叹口气,不顾一切,纵身一跃……

“噗通”一声,李心寒重重落在浑浊的沟河里,身子刚浮出水面,他迫切地仰起憋青的脸,大口贪婪地呼吸着有点腥臭的空气。他使出浑身的解数,拼命地游啊游,对岸的岚岚眼含泪水,伸出的手远远招摇着,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惊喜里,李心寒眼见就要抓着岚岚的手。瞬间,看似平静的河沟,突涌暗流,混浊恶臭的水发起飙来,波浪汹涌,形成的丈余高粗大的水柱如铁墙铁壁,瞬间以凶猛凌厉的灌顶之势,把李心寒撂进沟河底,不管他如何拼了命反抗挣扎,都没能泛起一星点儿浪花!

就这样,在岚岚泪水倾盆,声声“回来,回来啊”的凄厉呼喊声里,李心寒身陷暗流,终没能逃过灭顶之灾……

李心寒眼里不能再看到岚岚的身影,沟河中,他“啊啊”喊叫着,只见口型,却不能出声,他身体失重,流星般向深渊滑落,脑际瞬间一片空白,眼里没了日月星辰,只剩下火烧云般恐怖的天空。他问自己:“我死了吗?我曾经的爱人,是不是今日永别了,只能来世再相见?来世还能不能相见?!我一生只爱你一人,苦苦十年,最终梦一场。我不甘心啊!一会去了奈何桥,我死都不会喝那王婆的‘忘情水’,我要记清你今生今世的摸样!”

“我记得,我必须记得,不是吗?岚岚那左脚踝内上方那颗‘桃花’样,让我钟情难忘的那颗褐红色‘胎记’好漂亮,让我过目不忘。我说过,我爱你,爱你一生一世、不弃不离!”

……

 

那年初相识,岚岚芳龄十九,青春靓丽,情窦初开;李心寒刚过二十,阳光帅气,意气风发。那个多情绚丽的春日里,“11”路公共汽车到了,排队上车时身上无零钱,李心寒手拿一张五十元大钞,找车上乘客换却换不开,怎么办?他杵在车门口的投币箱前,犹豫不决,是下车换零钱?还是?

这时,车后座上的岚岚快步走过来,拿公交卡刷了一下,微笑而真诚地对李心寒说:“找个座坐下吧,我替你‘投币’了。”李心寒再三道谢。岚岚笑笑说:“举手之劳,别客气了。”

李心寒心存感激,内心生暖,对岚岚暗生敬意!岚岚的这小小举动,连同她身着的一袭素雅碎花连衣裙,成了李心寒眼里最美的一抹风景!临下车时,李心寒鼓起勇气,将写了感谢话和电话号码的字条塞到了岚岚的手里,红脸下车一溜烟……

相爱的第一年。

那个繁花似锦,灿烂的夏日里。岚岚电话相约:“俺家叔叔送给你几张京郊‘梦幻乐园’的门票,自己想去又怕孤单,要不一起去凑个热闹,试试胆!”

这样的好事,李心寒求之不得,他却装出漫不经心、一副舍命陪君子的摸样,乐呵呵应下了岚岚。那天,阳光灿烂,没一丝风,蔚蓝的天空不见一朵云彩,大地如蒸笼,下了公交车,步行去“梦幻乐园”的一路上,岚岚像一只鸟儿欢呼雀跃,紧跟她后面的李心寒热的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岚岚“哧哧’笑着,从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绿茶犒赏李心寒。

那次,是李心寒和岚岚第三次见面,第一次单独相约游玩。“梦幻乐园”,他们先后游乐体验了刺激惊险的水漫金山、失落玛雅、极速飞车、能量风暴、特洛伊木马、勇敢者转盘、高空飞翔……

 在一次次惊魂不定中,岚岚抓紧李心寒的手,在岚岚“啊啊,害怕不玩了,再也不玩了”的惊叫声中,脸色煞白,眼闪泪花。李心寒轻拍岚岚抽搐的肩膀,安慰说:“一个女孩子能一路玩下来这些惊险刺激的游乐项目,已经很勇敢,是女中豪杰了,不简单了!”见李心寒竖起拇指,岚岚破涕为笑,笑得好开心,像盛开的花儿样美丽灿烂。

那次,夕阳西下时,他们才牵手离开,依依不舍……

再后来,十年间的一桩桩、一幕幕,恍若眼前。

寒冬里冒雪蹬长城,岚岚怕冻伤了李心寒的耳朵,寒风里她摘下自己的红围巾,系在李心寒的脖子上;京都雕塑公园里荡秋千,岚岚附耳说出要嫁给李心寒时,羞红了脸;夕阳下,厦门鼓浪屿的海边沙滩,岚岚就是个快乐的小天使,光着小脚丫和李心寒一起泡海水、品海鲜;杭州西湖雨中漫步断桥边,岚岚自喻白蛇,说要缠李心寒一万年;千佛山下,岚岚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喂那只雪白的鸽子;外婆桥家吃晚餐时,岚岚让李心寒坐下歇会,她站在排起的长队里,甜蜜地笑着和李心寒挤眉弄眼;那次去大美青海,静态的沙漠很美、很温柔,遇到沙尘暴一秒变脸。岚岚扯紧李心寒的手,撅着小嘴幽默地说:“哈哈,我终于知道这边为啥没有练地摊的了?”李心寒笑问:“为啥?”岚岚说:“因为吃烧烤不用加‘孜然’!”

……

 

全世界都在忙着匆匆赶路,李心寒岂敢停下匆忙的脚步!云缝里穿梭的太阳,撒在地上的影子,斑驳陆离,像一幕幕幻灯片。就在李心寒为了能够在繁华的京城有一个和岚岚结婚的幸福小窝,整日里被林立的大楼碰撞得支离破碎的心灵感到纠结,却也幸福快乐着的时候,一个不幸的坏消息,让李心寒几乎竭斯底里,跌入了万丈深渊。

被盗后的那几天里,李心寒天天呆在租住的那个只有八九平方米的小房子,不思饭食,辗转反侧,喃喃有声,可恶的盗贼啊,你轻而易举拿走了我的全部,难道你不知道这可是我十年来辛苦攒下的“血汗”么?!世事难料,人也会变,没了钱,若赶不上今年买房子的节拍,别说再等十年,也许过不了今年,好多事已是明日黄花了。

纸里包不着火,岚岚最终知道了实情。岚岚说:“我等了十年了,眼看着梦想要成真,可是,一切又化为泡影,回到原点。我累了,厌了,痛了,再也等不了下一个十年了!我无法和你一起承受这样的不幸,面对这样的结局。缘分尽了,分手吧!”

岚岚的话,让李心寒心里滴血,如同伤口上撒把盐。他瞪大眼,急急地解释说:“岚岚,不会如你想象的那么惨!已经报警,说不定很快就能破案,物归原主是有可能的。再说了,我们还年轻,还有精力和时间……”

岚岚摇头,含泪说:“晚了,不可能!”

人与人之间相处久了,是会变的,有时走着走着,一不小心就丢失了善良。

行走在这个世上,人生每一步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在得失间辗转,谁又不是这样呢?雪怕太阳草怕霜;人怕没钱情怕伤。那天,岚岚临别,郑重对李心寒说的话,对他来说不亚于一个惊天霹雳。岚岚说:“在现实与虚拟的世界里,我终于活明白了如何爱自己……”

人生谁不企盼,有一份唯美、刻骨铭心的遇见,爱你深深,知你冷暖,懂你悲欢。十年了,岚岚咋能这样说走就走,离开我!可你说,这世上没有永恒的爱情,就像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一样。累了,就歇歇脚;饿了,就补充能量;痛了,就哭出眼泪来。爱了,就好好珍惜;不爱了,就挥手作别,不带走一片云彩。爱到尽头,已是拽不回的爱情,就算你赤脚猛追,也永远追不上;就算你追回了人,也追不回从前。你还说,一个人只要你心足够狠心,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事会让你伤心难过。这个世上,只有时间才能证明一切……

生命中不是所有的是非都能明辩,也不是所有的纠葛都能理清。沉默是最好的回答和诠释吗?那天分手时,李心寒强忍悲愤,点点头,一路狂奔。

半年后,岚岚结婚了。住在别墅,送她跑车,娶她的那个男人,是一个长她十岁、腿脚有残疾的富二代!

 

天苍苍,水茫茫,无处话凄凉!

“遇到了困难和不幸,埋怨自己,指责他人,放弃信心,逃避责任,这还是我吗?”窘迫失意的日子,清醒的时候,李心寒常常呆呆傻傻地这样问自己。有人说,给时间一点时间,一切都会过去,真的能过去吗?李心寒开始怀疑人生,他好想如电视剧情里那样,一个人因悲情事故变成了失忆人,从此忘掉那些曾经幸福甜蜜、如今却痛苦不堪的灰暗日子。李心寒说:“如果有来生,我不想重复这样的时光!因为这种狼狈不堪的人生,是非经历无法感受到的噩梦,它足以摧毁你看似坚强的人生!”

谁不曾爱过?是不是人生有多少美好,就会有多少悲伤?失败的爱情让李心寒深陷其中,他不可救药地爱上一个人,不管是心里眼里梦里、风里雨里雾里,还是白天黑夜、阴晴圆缺里,抑或是开心幸福甜、失意落魄消沉里,全是岚岚的身影、岚岚的声音、岚岚的气息。他们曾经这样为爱而痴醉,为爱而癫狂,为爱而歌唱,为爱而忧伤,就这样一路爱着爱着,迷失了方向……

身体病了自己难以医治,心情伤了良医难医,只有自己疗伤才能自愈。有人说,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每个人的人生都有两条路,用心走的那条路,叫做梦想;用脚走的那条路,叫做现实。心走得太慢 ,现实会苍白;脚走得太慢,梦不会高飞。人生的精彩,总是心走得很美,而与脚步能合一。

为何爱过又忘记?离开了岚岚,李心寒的世界变得黯然无光。抹满一把泪水,李心寒目光呆滞,他问苍天:“真的有来生吗?要等多久?谁能告诉我?!”一段时间里,李心寒的思想在逃离,肉体却沦陷,浑浑噩噩中,他找不到了人生的方向。李心寒扪心自问,“这还是以前那个我么?有一天我老了,亲爱的岚岚,别了!那归西的高高烟窗里,是否会有一缕轻烟飘向你在的地方;飘过望眼欲穿等你下班的白天和晚上,多少次徘徊在你上班楼下对过的小树林或坐等你下班的石板、亭台的长石凳上,落下哪怕一粒,就一粒尘埃,让我梦里能及的地方……

时光荏苒,岁月斑驳,李心寒经历了世间红尘的愁肠百转、分分离离岁月,曾经波澜起伏的心底,少了纠结,没了失意彷徨,那些曾经震颤心灵、不堪回首的往事,或是曾经温暖过他心房、让他幸福得流出泪花花激动不已的风花雪月,都恍若过眼云烟,散了,淡了!曾经以为过不去的断崖沟壑,已成故事随风飘零!

经历了风雨,历经沧桑,李心寒渐渐趋于平静的内心,变得宠辱不惊,逐渐强大起来。是啊,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忘记了,忘记了牵手的温度,忘记了爱着模样……

 

李心寒躺在沟底的河床上,躁狂的心渐渐豁朗,身边有鱼儿在游荡。

突然,李心寒听见岸上的岚岚声泪俱下,诉说着含糊不清的委屈话。

“啥?岚岚,你说的啥?那个瘸腿的臭男人,又虐待你了!岚岚,别怕,别怕!我……”梦中的李心寒不顾一切,奋力起身,抓起身边的一块大石头……

不知啥时候,李心寒滚落床下,睡在了冰冷的地板上。凌晨时分,梦中的他用力扯翻了床头柜,昨晚睡前放在上面的一壶茶水重重落地,“砰啪”一声脆响,惊醒了李心寒。

“啊!怎么会?我……”梦中醒来的李心寒,惊恐万状,冷汗涔涔。

小孩的癫痫要怎么治疗
癫痫病怎么治疗才好呢
昆明儿童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鼎分三足网 | 合肥电影院影讯 | 榆林学院小姐 | 想骂人的句子 | 苏州电信号码 | 汉口至襄阳 | 宝宝经常打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