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御马散热器怎么样 >> 正文

【军警杯★小说】心动只有一次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木山是转业军人,在我家附近的银行上班,初次见面是他刚刚搬进我们胡同的那天。放学后我们几个疯丫头边骑车边聊着,转弯处的一张大床,让毫无防备的我狠狠地摔倒在那里。发火的我歇斯底里般的尖叫,不知道这是公共场所啊,乱放东西,还有没有公德心啊。

对不起丫头我马上搬走它,你没事吧。从屋子里迅速跑出一个人,黝黑的皮肤,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当我们四目相对时竟然僵在那里,好像前世相识,或是昨日见过。久久,直到感觉到他手的温度,第一次触及男人的手,顿时让我羞红了脸。是为刚刚的窘态,还是这莫名的情愫,自己一时也理不出头序。

他扶我站起来,轻轻为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郑重其事的说,我叫木山很高兴认识你,并为刚才的事向你道歉。我们是邻居了,可以互相照顾,我赶忙说着,甩了一下我的头发,长长的马尾触及到了他的脸颊。

从那以后我喜欢清晨透过玻璃窗看他忙碌的身影,喜欢有意无意的走过他的窗前。很多次我在作业的时候,不经意的抬起头,正迎见他的目光,那目光令我心仪,令我生出许多遐想,呆呆的凝望着,远处的他露出浅浅的微笑。

时光就这样流逝着,直到有一天一位漂亮的女子出现在他身旁,心骤然很痛,那一刻才清楚的明白他在我心中已经成为不可缺少的,这半年时间虽然我们没有坐下来谈过,但看着他已经成为我的课业,冥冥中心已被占据,年轻的我不懂得爱要说出口,更不懂得去争取,只是悄悄的隐退了,即将高考的我失去了那份情感,也失去了战斗力,落榜后的我毅然去了南方的城市。

上帝有时真的像一个淘气的孩子,和我开了一次意想不到的玩笑。

十年后的我随团旅行,泸沽湖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相机捕捉着翠绿的屏障,瓦蓝的天空,如同仙境般的山山水水,一个矫健身姿意气风发的男人走进了像圈。木山是你吗,我如看见海市蜃楼般的惊呼着,梦露,木山露出更为惊讶的目光,你比以前更漂亮了。木山爽朗的笑着。

傍晚我走进了木山的房间,在梁祝的音乐生中,我们互诉着十年的历程。十年真快我已经当了母亲。我以为我今生再也看不到你了,你的妻子好吧,孩子好吧,一切都好吧,我一连串的问着。哦你过得很好就好,我,我一直单身嗯也挺好的,木山的话有些迟钝。他的眸子一如从前的明亮,依然有我向往的柔情。

十年前我看你和漂亮的女孩子再一起怎么,她是我的妹妹。显然木山知道我的疑惑,打断了我的问话。天啊那是你的妹妹啊,我为此哭了好几天为此才来到南方,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将埋藏十年的秘密一下子倒了出来。木山先是一愣,然后尴尬的笑了一下,丫头会开玩笑啦。不,木山,真的我说的是真的,那是我第一次喊他的名字。真的好亲切,一直以来你是一个谜,一个梦,我曾为你倾心,为你着迷,但却威慑于那个漂亮身影而退怯,以为那是你的恋人。我动情地说这一切。因为我知道过了今晚,再也没有机会诉说着一切。木山睁大了眼睛,一脸的凝重,露,如果我说一直在寻你,单身也是为你,你会相信吗。因为你当初的一个眼神让我至今难忘,当你的马尾触到我的脸颊时,就已经打开我的心扉。本想在你大学毕业后坦言,却不料你不声不响的消失了。木山说的那样真诚那样动情,眸子里已有泪花闪动。我们四目相望,可以清晰的听到对方的心跳,如果没有今天的巧遇,我仍会继续寻找,我相信老天会眷顾我,总有一天会找到你。你为何这般傻,为何不在十年前说出,为何让我苦苦思索这么久,我用女性特有的霸道捶打着他的双肩,泪水也如泉涌般流了出来。木山轻轻拉起我的手,并给我擦拭着泪痕,告诉我他一直在找我,十年里一直在为此纠结着。我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哭诉着扑到他的怀里。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木山将我搂在怀里很紧很紧。那一刻只有两个人的心跳声。时钟滴答滴答的流淌着,我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等待。我孩子气的问着。傻丫头心动只有一次,而且没有理由,就像现在。山的话顿时让我惊醒,本能的推开了他,可是如今我已不再是我。我是孩子的母亲。

不,我不在乎,木山不顾我的拒绝。再一次揽我入怀。生怕我会跑掉紧紧地,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我哭了,在他的怀里倔强的哭着要时光倒退,哭着要重新开始。

梁祝的二胡曲那样的凄婉,爱情这般令人断肠。我们十指相扣坐在房间里。默视着对方。木山打破了沉默,和我走吧,给我一个机会好吗。他的嘴角轻微的蠕动着,眼里有火一样的热情,似乎将我燃烧令我窒息。

我又一次扑向他的怀抱,泪水打湿了他的双肩,给我时间考虑好吗。这是我留给木山的最后一句话。久久退出了他的房间。

清晨,打理好行囊将写好的纸条放在木山的房门。

情感,家庭,责任我只能选择后者。我狠心的没有留下电话,木山说对了一半,心动只有一次,但错过了将不再回来。

相见不如怀念,愿木山安好快乐。

持续性癫痫怎么治疗效果好
陕西癫痫治疗最好医院
癫痫患病的病因是什么

友情链接:

鼎分三足网 | 合肥电影院影讯 | 榆林学院小姐 | 想骂人的句子 | 苏州电信号码 | 汉口至襄阳 | 宝宝经常打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