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我们结婚了朴智妍 >> 正文

曾经的记忆之萍的执着

日期:2020-11-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昨日,二十多年的同学聚会,偶然得知一个消息:萍走了。陡然,一丝丝的痛,扎进心头。

记得最后一次见萍的时候,已是二十年前的事情,那时我正在念大二。

再次遇见她是一个纯粹的巧合。那个夏天,放假,几个从小学到高中都在一起的同学聚会,商量好去母校看看,在街边,偶然遇见萍。

看见萍的时候,她正在给一个小孩喂饭。萍已经完全变了,略显发福的身子,暗黄的肤色,略显杂乱的头发,拿着勺子的手也因操劳而显得粗糙,眼角也显出一丝的疲倦。

我的内心不由打了一颤:这就是五年没见的萍啊?

几个同学先和萍打了招呼,我也小声对她说了声:“你好!”

萍认出我,脸上显出一丝惊喜:“是你?你好,也回来了?”但立即恢复了平态,仿佛有些尴尬。

“放假了,几个同学要聚会,所以来了。”一边回答一边去逗她面前的小孩,

“这小孩是……”忽然意识到太唐突了,刚准备住口,萍就答到:“我小孩,快一岁了。”

“哦……”一时,我不知说什么好。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看着对方,无语。

这时车子来了,同学催我快走,我赶忙说了句“我走了”,对那小孩挥挥手:“再见!”萍还想说什么,但又止住了,只是挥了挥手,便抱着小孩进了街边的一间小餐馆。

在车上,同学开玩笑道:“你还记得她吗?”我只是尴尬的笑笑,没有说话。

就这一次不经意的见面,勾起了我对往日的记忆。

其实,对萍,我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从来,都没有想到要去喜欢她。也许,在那个年纪,我压根就没意识到要去喜欢一个人,即使在一起玩的非常开心的那种。但是,对萍,我却是常常感到抱歉和遗憾的,因为,她毕竟是那样的喜欢我,整整三年,直到最后,她觉得没有一丝希望而主动放弃为止。

这一切,都发生在不该发生的年代。

萍大我三岁,认识的时候,我才12岁,萍已经15岁了。

当时我读六年级,还有半年就要升初中了。这时父亲工作要调动,全家跟着搬迁,刚刚转入萍所在的学校。由于当时在前所学校期末考试成绩不太好,转入的时候老师安排我坐在萍的旁边。当时还不知道老师为何要这样安排,后来才知道,萍已经读了三个六年级了,还是没有考取初中,所以不停的复读,成绩在班上还是倒数三名的。

再后来,又了解萍的母亲在她2岁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是后母带着她长大,还有两个弟弟,大弟弟也读六年级了。后母对她非常的不好,回家还要做很多的家务。

但是,萍却是全班最最漂亮的女生,可能是因为大一些,个子高些的原因吧。

就这样,我和萍成了同桌。

由于刚转入的时候,我成绩不好,学校还不想收留,后来父亲托关系找了校长,说了一些好话,才收下的,我也很明显感觉到,班主任老师对我这个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也略显冷淡。

于是,我暗暗决心,一定要把学习搞上去。

转眼过了一个月,测验考试的时候,一下子就考了个第一名,这样才改变了班主任老师对我的看法,同学也开始认同我了。

特别是萍,很是兴奋,要我帮她,教她怎样学习,萍的学习积极性也高了许多。就这样,平时和萍在一起学习的时间就多了些。不过,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萍的学习成绩始终没有多大的起色。

转眼又过了2个月了,眼看就要考试了。大家都在忙着备考。我也成了学校的重点培养对象,目标是镇里的重点初中。学校期望我们能创造一个记录,因为在此之前连续3年都没有能进重点初中的人了。

然而,不该发生的事情这是就突然的发生了。

那天是星期六,休息,上午做完作业,下午和几个同学出去玩了半天,晚上回到家,吃过晚饭,父亲突然很严肃的对我说,有个事情要和我谈谈。

我很诧异,和父亲到了我的房间。

父亲问了我关于萍的许多事情:今年多大,家住哪里,还有什么人,学习成绩怎样,等等。越问我越糊涂,很奇怪,今天父亲怎么问起萍来了。

我一一作答。最后父亲拿出了一封信,说:“这是给你的信吧?”

我更奇怪了,谁会给我写信呢?而且还给了我父亲。

父亲说:“你看看吧!”然后出去了。

我打开信,刚看了个开头,头就一下子大了。

“亲爱的……”这分明是一封情书嘛!我突然感觉满脸发烫,心突突直跳,心里才明白父亲为何要找我谈话了。我快速的把信大致看了一下,最后看见“爱你的萍”的落款时候,父亲又进来了。

“这是在你语文书里发现的,给你检查作业的时候看到的。”父亲说道,“你们是不是在谈恋爱?”父亲问的很直接。我这时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但立即抢着说:“没有,绝对没有,我们没有谈恋爱!”父亲看我这样果断的回答,说:“我相信你没有,如果有,你也不会这样到处丢。”说完笑了笑,顿了一会,语重心长的对我继续说道:“你们还小,这种事情还不能做,你知道吗?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我不怪你,但你要记住,不到20岁,你不要谈恋爱,学习重要,你一定要考取重点初中。”

我不停的点头称是,保证一定按照他的话去做。

“星期一我到你们学校去,一起去找你们老师吧!”说完。拿着信出去了。

自小,父亲的话就是权威,我不敢反驳。内心忐忑不安的过了一天,也不敢去找萍,把事情告诉她。

到了星期一,我先上学去了,父亲说中午在去学校。

刚进教室,就看见萍在帮我抹桌子,我非常不自在的坐到座位上,不敢看萍。萍看我不自在的样子,凑过来悄悄说:“你看了信了?”天,她一定以为我是因为看了信而害羞不安的样子。

我看了她一眼,见她今天似乎是格外打扮了一样,比平时更美丽了,而我也更不敢再多看她一眼,也不知道该不该给她讲发生的事情。只有拿出书来,装着看书,复习。萍看我和平时不一样的行为,非常不解。也生气的不理我了。

到了中午,父亲来了,见了校长,找到班主任,后来把我和萍都叫到办公室。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我没有被批评,只是要求我好好学习,不要去做不应该做的事情。而萍,却被批的很惨,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哭,哭的非常伤心。也就是这样,全校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接下来三天,萍没有来上学。再来上学的时候,萍变得孤独了,一个人,谁也不理,是那样的消沉。我的座位也被老师调了。

从此,我也只能更加努力的读书,向重点初中的目标奋斗,而萍,依然独自一人做她自己的事情,也不看我,也不理我。

转眼,初考结束了。

成绩下来了,我以全班第二、全镇第五名的成绩,进入了重点初中,同时还有三名同学一道考取重点初中。学校也因此得到了表彰。

暑假里,一天,平时和萍玩得较好的琳来找我,说萍找我有事情。很长时间没有和萍来往了,我就去了。

在我们以前经常玩的园子里,萍和她的两个好朋友,在等着我。萍看见我来了,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而我也非常尴尬的和她的朋友打着招呼。

四个人就这样坐了一会。萍转过了身,幽幽的说道:“恭喜你啊,心想事成了。”

接着,萍的三个朋友开始轮流向我发起了声讨:把萍对我的好一一的都说了出来,说我不该告诉父母,更不该告诉老师,让萍从此无法抬头做人,还要我向萍认错,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人的错。三个人不停的轮番的语言责备,只差没把我撑在地上揍一顿了。

说实在,对于父亲的做法,老师和校长的处理办法,对萍造成的伤害,我是非常内疚的。但那是大人们的处理办法,我们无法改变,所以,我只有保持沉默,静静的听着。同时,也对于自己的懦弱,为萍造成的伤害深深的愧疚着。

最后,她们三个再也没有什么话可说了。我才对萍说了句:“真的对不起了,请你原谅。”

萍哭了,幽怨的眼神看着我,说道:“算了,事情都过去了,这也不是你的错。”

萍说,她还是很喜欢我,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以后好好读书就行了。她也考取了初中,虽然只是普通的职业初中,她也会努力的去读的。她还说,希望我不要忘了她。

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

然而,由于这件事情的发生,我也不敢有其他的什么想法。父亲对我的宽容及严格的要求,让我不再有任何的早恋的想法,一心只想着学习。后来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虽然在一起玩的女同学不少,但从来不敢有谈恋爱的想法。

在我读初中的三年,每年节日及生日,萍都会准时将祝福贺卡寄到我手中,卡上的言语也很简单,依然是亲呢的称呼,然后就是要我好好学习,争取靠大学之类的话。而我,却从来没有回送过一份祝福。因为我怕,不敢。

初中三年,萍依然喜欢我。

萍最后的放弃,是在我接到县里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以后。那天镇里所有的学校的初三学生集中体检,我们学校和萍的学校安排在同一个医院,所以,碰到了。

那天,也是三年来唯一一次和萍在一起相处。时间淡化了我们之间的矛盾,所以在一起显得很平静。我们都没有多说话,萍只提出了一个要求,要我骑自行车带她走走。

沿着乡间的小路,我带着她骑行了一个多小时,她在后面抱着我,脸贴着我的背,就这样默默地骑行着。

送她快要到家门的时候,她下来了,面对面站着,良久,她缓缓说道:“谢谢你了!今天我很开心,真的。三年来这是我最开心的一次了。只是以后恐怕再没有机会了。你现在已经上了重点高中了,一定要争取考大学的。先祝你成功啊!”说完,露出了笑容。

“我……”我想说点什么。想告诉她,我从来没有想和她做那种朋友,想做普通的朋友,希望她能理解。但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行了,什么都不说了,我已经知道了,早点回去吧,天快黑了!”说外,挥挥手,转身头也不会的向家里走去。

我怔在原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一阵酸痛。此后,在也没有收到萍的贺卡了,也没了萍的消息。

不久的以后,有同学提起,她出去打工去了,去了浙江。再后来同学提起,她找了个浙江的老公,还说她老公很憨的那种。一直到五年后的街边偶遇。

然而,偶遇过后,就没有了音信。对于萍以后的生活,我一无所知。

我也渐入尘世,结婚,生子,家庭的纷争,再离婚。生活的不如意,直到现在孑然一人。

也许,这就是生活对于懦弱的我的惩罚。

人生如是,过去的事已经无从分辨是对还是错。

愿逝者安息。

陕西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陕西治癫痫病的大医院
得了羊角风后应该怎么治

友情链接:

鼎分三足网 | 合肥电影院影讯 | 榆林学院小姐 | 想骂人的句子 | 苏州电信号码 | 汉口至襄阳 | 宝宝经常打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