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绥滨县贴吧 >> 正文

“哈儿”养子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曾晓青是苏芸的养子,他对养母所做的一些事,人们都感到不可思议。都说,在当今社会,只有哈儿傻瓜才会那样去做。他到底是不是哈儿,还是让我们看看他做的一些事吧。

宁愿一辈子打光棍曾晓青,三岁时父母双忘,无依无靠,被无儿无女的寡妇苏芸收养,视如亲生,含辛茹苦,节衣缩食,送他上学,好不容易把他养大成人,挑起了家庭重担。他个子高挑,身强力壮,性格温和,对人和善,有一颗感恩的心,时时处处为养母着想,多少亲生儿子都没有像他这样孝敬,苏芸说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二十出头的曾晓青,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邻居张妈给他介绍了一个名叫胡雪姑娘,两人走动了一段时间,可以说情投意合,但胡雪看不惯他的养母笨手笨脚,想到老了是个包袱,又不是他的生母,公开对他说,你若要娶我,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就是离开你的养母,在外面找住处我们成家,过我们的二人生活。

曾晓青说,没有养母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忘不了寒冬腊月,养母用她的胸怀温暖我冻僵的手脚,忘不了她忍饥挨饿、吃糠咽菜让我吃饱白米饭,忘不了她当保姆挣钱送我上学读书,要我离开她,不管她,我宁肯单身一辈子,也不娶你当媳妇。胡雪听了他如此坚定的话语,气愤地说,我咋遇到了你这样的傻子哈儿,从今以后,你就跟你的养母过吧,说完扬长而去。

苏芸得知,好似乌龟遭牛踩一脚—痛在心里头,想到儿子已二十有五,年龄不小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姑娘,为她这个妈谈崩了。她对曾晓青说,你就依胡雪姑娘的要求去嘛,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你就不要管我了,去把胡雪找到,同意她的要求,你娶了媳妇成了家,我以后死了也才会闭目闭眼。

曾晓青说,她要我离开你,就是不孝敬老人,就是要我忘恩负义,这样的姑娘,她愿意我也不会愿意。找不到孝敬您的媳妇,我宁愿一辈子打光棍。

曾晓青心里明白,如今一些姑娘嫌贫爱富,如果他家庭富裕,胡雪也不会拿他养母说事。自己要想成家,就要想法挣钱。眼看自己的一些同龄伙伴,外出打工都挣了钱,先后娶了媳妇成了家。他想要自己能成家,要养母晚年生活幸福,必须要想法多挣钱,趁养母的身体还硬朗,便决定外出打工,苏芸也很赞成他的打算,叫他放心出去打工挣钱。

曾晓青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辞别了养母,到了深圳打工。一愰过了三个月,没有写信回家,人们说人是变化的,他不是苏芸亲生的,翅膀长硬了,飞出去不会认她这个妈了。苏芸也想,一些亲生儿子都不管父母,何况他是我的养子,就自己认命吧。

在苏芸感到没有希望之时,邮递员却突然给她送来了曾晓青寄回的信和汇款单。信中说:“妈,我出来这么长时间没给您写信,真是对不起,让您久盼着急了,原因是前两月没找到固定的工做,也没挣到钱,我觉得没有脸给你写信。上个月我终于进了工厂,还碰上了一个叫杨中石的好心大叔,他处处关心我,照顾我,我说了家中你的情况,想给你寄钱,又还没领到工钱,他把钱拿出来借给我,叫赶快给你寄钱,所以我就给您寄五百元,你一定要吃好点、穿好点,不要过分节省。我在这个厂里的工种好,工资待遇不错,生活也很好,您莫担心,希望您一定要保重好身体,……”

苏芸看了信,激动得流出了眼泪,她错怪了儿子,立即给他写了回信,叫他在外要自己爱护自己,不要过分节省,有什么事要多听你说的那个杨大叔的意见,你寄回的钱,我给你存到银行,今后你好娶个媳妇成个家……。

曾晓青收到回信,心中也很激动,决心要听养母的话,与杨中石搞好关系,争取打几年工,多挣些钱回去成家,找个好媳妇孝敬她,报答她的养育之恩。

把养母再婚放在心间曾晓青身在外面打工,心却一直在家中,他心里始终都想着养母,为了他一直没再婚,他离开了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多么地孤单,生疮患病没个人照顾,多么可怜。他一定要让她后半生生活过得好、过得幸福。心里一直在想,要是养母有一个老伴就好了。

曾晓青心里想到养母再婚,就想到同他在一起住的杨中石,妻子前年因病去世,年岁和他养母差不多,人品好,忠厚老实,性格温和,没有儿女,是个一人干活全家不饿的单身汉。他应该是养母再找一个伴侣的最好对象,他要想一个好的办法,让他们走到一起。

于是,他经常在晚上休息时,同杨中石说家长里短,互相说说心里的话。他用试探的口气说,杨大叔,你想最好再找个老伴,今后不打工了,回家也好有个人说说话,生疮患病相互也好有个照顾。

“我都这把年纪了,家里又穷,那有心思找老伴!”杨中石说:就是想找也找不到!“杨叔你莫这样说,你是个好人,好人就有好命,肯定还能再找到老伴。”曾晓青说:“要是有合适的对象,你愿不愿意和她在一起。”

“我是黄土埋了半截的人了,人又是这个样子,那里去找得到一个合适的,这辈子只有单身的命了” 杨中石说:除非我再倒过去十年、二十年,才可能有那个命。我现在只想多挣点钱,日后进养老院,其它也没有什么奢望。

曾晓青说,杨叔,你把这事说得太难了吧,我看是你脑筋没转弯,现在不管城市和农村,有些七老八十的都还在找老伴呢。你还不到六十岁,又没有任何负担,肯定还能再找到老伴,说不定还有一个人等着你呢!

其实,说等着这个人就装在他的心中,就是他的养母。他想要是养母能和杨中石一起,肯定会日子过得好一些、快乐一些,他也就有了一个完整的家。他心里这样想了,就处处把杨中石当父亲一样尊重,有时劝他说,杨大叔,要是遇到有合适的人,您可不要放过哟!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春节到了,曾晓青对杨中石说,杨叔叔,你一个人过年好没趣啊,我邀请你到我家过年好不好?杨中石说,你没跟你妈商量,叫我到你家过年,她会同意吗?曾晓青说,我妈也是个老实人、厚道人,我以前写信提到过你,你去了她肯定欢迎,肯定高兴。杨中石说,照你这样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就到你家去过春节吧。

曾晓青和杨中石商商量量,买了过春节的年货,乘坐火车、汽车,风雨兼程回到了家。曾晓青向养母介绍说,妈,这是我信中给您说的杨叔叔,他妈连声说“稀客、稀客,快请坐,你就当回到自己家里好不好。”杨中石也连声回答,好、好、好!顿时满屋热气腾腾,大家都眉开眼笑。

在春节的日子里,杨中石,见啥做啥,就好像在自己家中一样,苏芸看在眼里,感到儿子在信中给她说的没错,是个真正的好人,忠厚老实,勤俭能干,她和他说话摆龙门阵,都能说到一起,如果走了她可能还不会习惯。杨中石也感到苏芸对他好,是个心肠好的女人,没有把他当外人看待,家中好吃的东西都用来招待了他。

春节假期很快过去了,曾晓青和杨中石依依不舍地离开家,苏芸一再拜托杨中石多照顾儿子曾晓青,同时叮嘱儿子要听他的话,有什么事要多和他商量。杨中石一再叫苏芸放心,并叫她一个人在家,要注意爱护身体,不能做的事不要勉强做,好像对自己的家人一样,说得巴巴实实。曾晓青说,我走了什么都不担心,就是担心您的身体,您一个人在家,有个生疮患病没人照顾。

苏芸说,儿子你放心去,我的身体硬朗,年把年不会死,我还等着你娶媳妇抱孙子呢。

为养母治病尽心尽力曾晓青和杨中石很快又到了深圳打工,为了多挣钱,他们在厂里还加班干活,挣的工资多得多了,心里感到很高兴。他想照这样干个两三年,就能存一大笔钱,自己的家就脱贫了。他和养母就能过上幸福生活。

苏芸的身体不太好,曾晓青隔三差五都打电话回去,叫她要保重身体,不要劳累,也不要担心他。

有一天他在电话里听到养母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便追问是不是生病了。苏芸说是点小病,叫他不要担心。他凭自己一贯对养母的了解,感觉她病得不轻,是在有意瞒着他,他放心不下,立即请假快速回到了家。

曾晓青才走了两个月时间,一脚踏进门,就见养母的面容明显消瘦,眼神呆滞,显然不是一般的疾病,他感到痛心疾首,说妈你都病成这样了,为啥不打电话告诉我,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叫我怎么想得完。

苏芸说,我的病不严重,叫你回来,又花钱又累人,我的命那能那么要紧!

“有病就要及时医,决不能要钱不要命。”曾晓青说,你必须马上跟我上医院看病!

“过一段时间就会好,我不去。”苏芸说,我不能把你打工挣的几个钱全花了。

曾晓青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妈,我求您了,您不去医院我就不起来。

快起来,快起来!苏芸说,我跟你去医院还不行吗。

曾晓青不顾路途的疲劳,立即把苏芸送到了华西医院检查。医生检查诊断结果是腹膜炎,必须尽快手术,否则将有生命危险。他把打工挣的钱全部拿了出来,给他妈作了手术,住了七天医院拆了线才出院。

出院时医生对曾晓青说,她虽然拆了线,还必须细心照顾,不然还有可能导致伤口发炎,以后将很难再康复。

曾晓青把医生的叮嘱牢牢记在心里,回家后时时处处细心照顾,给她端茶送水,做有营养的饭菜,每天煮鸡蛋和粥,让她吃好吃饱,还请了多个中医来诊断开药,每天早中晚为她熬药敷药,他巴心巴肠服侍长达3月之久,才把养母的身子调理好。

苏芸说,我患这倒霉病,把你辛苦打工挣的钱全用光了,我的心好难过啊。曾晓青说,我打工挣钱就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你幸福,打工的钱就该用。

“现在我的病好了,你就莫守着我了”苏芸说,再不能守着我受穷了,你尽快出去打工吧。曾晓青说,我同意尽快出去打工,但您要依我一件事。苏芸问是什么事?他说,春节来我们家那个杨叔叔,我把他叫来,您同他领证结婚,互相有个照应,我才能放心去打工。

苏芸说,难得你有这分孝心,你傻不傻哟,我就是个包袱,你再找一个来,不把你压瘪、把你累坏呀,你还没找到媳妇,有两个老人的负担,那个姑娘会来跟着你。再说你这样想,你杨叔叔会同意吗?

“妈,你莫说这一大堆问题。”曾晓青说,这些你莫管,我心中有数,我一定要把杨叔叔请来。今后,我愿意赡养你们两个老人,没有姑娘跟我当媳妇,我也不着急。

甘愿揹两个重包袱没过几天,杨中石就到了他们家中,说他接了曾晓青打的电话后,就跟厂里办了辞工手续,这不就急忙赶路来了。他揹了一大包行李,给苏芸买了一大包营养补品,苏芸满脸笑容,看得出两个老人都心有灵犀一点通,对能走到一起很满意。

当天晚上,高铭对杨中石说,杨叔叔,你来到我们家也算是有缘分,我不出来打工就遇不到您,今天你也不会到我们家,算是天意吧。明天你和我妈到民政局去把结婚登记办了好不好,我想把家里的事办好了,就出去打工。

苏芸说,我们都这把年纪了,还去登什么记?

“不登记怎么行,没有法律保证。”曾晓青对着杨中石说:杨叔叔,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杨中石说:苏芸,我们就照孩子说的办吧。苏芸向他点了点头,表示没有意见。

曾晓青为二位老人选定当月的初八,为结婚吉日。头天陪他们到镇民政办登记领了结婚证,去影楼拍了结婚照,第二天,办了几桌结婚宴席,举行了一个像样的婚礼,前来祝贺的亲友,都祝两位老人幸福。有人说,曾晓青这小子,是打起灯笼火把难找的大孝子。

其中有人把他喊到一边悄悄说,你小子傻不傻,咋想得这么简单,别人一个老人都不想赡养,你还又找一个老人进家,你想过没有,今后两个老人动不得了咋办?他回答说,我早就想过 ,他们动不得了总会有办法,我不相信我把他们照顾不好,用不着你为我操心了。他的话,封住了说话人的口,没趣的走了。

曾晓青的一片苦心,使苏芸和杨中石两个老人走到了一起,步入了婚姻殿堂。他们说,做梦也没有想到孩子会这样为他们着想,心中对他非常感激。杨中石对苏芸说,没有他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日后的生活决不要依靠他负担,我们要尽可能为他做一些有益的事情,特别是要尽快为他找一个媳妇成家。

过了几天 ,曾晓青喊到苏芸和杨中石说,你们想想看家里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把您们的事做好后,我就准备又到深圳的厂里去。

“家里现在没有什么事了,今后也用不着你担心了!”他们异口同声地说:你就放心地去工厂吧。

“您们都这么大年纪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曾晓青说,我争取再出去打两年工,挣多了钱,就回来做点小生意,以便好照顾您们。

曾晓青离开的那一天,杨中石和苏芸把他送到了车站,直到眼睛里看不到车了,才依依不舍转回家。

不是亲生胜亲生曾晓青离家以后,杨中石为了他和苏芸的生活有保障,为了不给曾晓青增加负担,他拿出了自己的积蓄,买了一辆三轮车,每天起早贪黑拉货载人赚钱,不仅满足了每月的生活开支,还有余钱存入银行,苏芸在家饲养了十多只鸡鸭,经常有鸡鸭蛋改善生活,仅仅过了几个月时间,左邻右舍看到这两位老人脸色变红润了,身体长得胖一些了,脸上经常露出了笑容。他们心里想到了为曾晓青找媳妇,四处托人给他介绍对象。

治疗癫痫的好方法是什么
癫痫是什么病因引发的
癫痫治疗方法哪种好

友情链接:

鼎分三足网 | 合肥电影院影讯 | 榆林学院小姐 | 想骂人的句子 | 苏州电信号码 | 汉口至襄阳 | 宝宝经常打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