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清华房地产班 >> 正文

雪海日记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嫌弃

风清扬老是嫌弃我,嫌我这嫌我那的,我以为很没体面,抉择下次不能等闲原谅他。

一个北风凛冽的黄昏,我和风清扬去吃小馆子,他又嫌我笨,西红柿鸡蛋面内里竟然还给加醋,他嚷嚷,笨死啦,那不得酸死啦,我就地跳脚,我就喜欢这么吃,我全家都这么吃的。然后我便不跟他措辞。他逗我我也不回响,他就过度的来挠我痒痒,我拍桌大吼,你大爷的,惹得众人纷纷注目,他哼哼唧唧的撇开头,也不再搭理我。

我津津有味的吃完这么一顿不愉快的晚餐,从小馆子出来,我依然反面他措辞,自顾自地逛路边的小摊。风清扬也臭着脸,戴上耳机听歌,明火执仗的无视我。我越发不兴奋,一把拽下他的耳机,指着前面的小摊说,我要吃烤红薯。他挑挑眉,你属猪的啊,刚吃完又吃。然后无视我的肝火,风一样拜别。

一分钟后,他交给我一块红薯。我捧着热乎乎的红薯,便往不断冒冷气的嘴里送,即刻肠胃也暖起来,脸色恰好一点,风清扬又来搬弄,啧啧,你也太懒了吧,连皮都不剥,多不卫生啊。我横眉瞪他,他一脸的云淡风轻,径自夺了我的红薯,拿着我的懒得剥皮的红薯咬了一大口,开始慢条斯理的剥皮。

又一分钟后,他交给我一块皮剥得干清洁净的被咬掉泰半的红薯。

归去的路上,我一边吃红薯,一边想,这次就不跟他一般见地了,下次,嗯,下次他再敢扫我体面我绝计不能等闲原谅他。

(二)〖吊水〗

阿美、朱朱她们都说风清扬对我太好了,太宠我了,她们说我真是好福分,我辩驳说那是风清扬欺负我的时候你们没看到,她们显然不信,连连摇头说,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很是的不平气。

于是,当风清扬再提着装满热水的暖水壶到我宿舍楼下的时候,我严肃的汇报他,从来日诰日开始换我给你吊水。他挑挑眉,一脸的惊惶和不相信。我知道你在说笑,安心,我不会卖力的。不,我是说真的。我可贵的一脸当真和严肃终于让他暴露将信将疑的神色,时小午,你没事吧。我问他,风清扬,你说实话,我对你好欠好?风清扬一脸的莫名其妙。

‘!

我尽力去解读他的这个心情。看来我对他真是欠好,欠好到他对此都无话可说,无语至极。

于是,接下来的两周里我替风清扬吊水,提到他宿舍楼下,等着他去取。

两周后,阿美、朱朱还来不及对我更改,风清扬却不肯意了。

树神、木子等人纷纷藐视我,说我太不爷们了,让一个小女人伺候。我:……

关于他的体面重要,照旧我的里子要紧呢这个问题我们接头+磋商+争执了半天,以我的妥协了却。倒不是我同意他的体面更重要,而是因为我早就不想吊水了。

广东治癫痫病那家医院好
廊坊专治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好吗

友情链接:

鼎分三足网 | 合肥电影院影讯 | 榆林学院小姐 | 想骂人的句子 | 苏州电信号码 | 汉口至襄阳 | 宝宝经常打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