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雷州话歌曲 >> 正文

【看点·征文】胡圈(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胡圈十八岁那年的秋天,说是秋天,其实也就是刚刚过了立秋的日子。正是农闲时节,人们一群一伙地聚集在几颗大槐树下谈古论今,天南海北地胡侃。天气闷热潮湿,不时地能听到由远而近传过来的雷声,眼看就有一场大雨要下。

“有谁能喊一下胡圈出来呢?有他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快递员就是这时进了村子的。

有快腿的人跑到了胡怪家,父亲胡怪和儿子胡圈赶集卖菜还没有回来,家里只有一只眼的丑妮和没有双臂的林琳。

丑妮是胡圈的奶奶,林琳是胡圈的母亲。

林琳晃荡着空落落的袖管小跑着到了快递员身边时,快递员不知道该怎么把装着通知书的邮件交给林琳。

“嘴里,放嘴里就行。”林琳把嘴张开,快递员迟疑了一下,明白了琳琳的意思,把邮件的一角塞到了她的嘴里。

嘴里有了邮件,林琳便不能说话了,对快递员点点头表示了谢意,又一路小跑着回家去了。

“胡圈这孩子真有出息,考上了重点大学。”有人看见了通知书上的大学校名。

“这一家人,真的不易啊!胡怪当初脑子进水了,把大他十几岁的老师林琳娶回家,肚里还有人家前夫的骨血,又是一个没有胳膊的残废,母亲丑妮瞎着一只眼,帮不上什么忙。胡怪比继子胡圈也就大十来岁吧,这老子当得也够邪乎啊!”有人在低声议论。

“丑妮不到六十,林琳刚四十出头,胡怪三十几岁,胡圈刚满十八,这家里的一圈子人,确实也够怪的!”有了解底细的说出了实情。

自从胡怪种上了蔬菜大棚,一家人的日子便好了许多。一年四季的应季蔬菜大棚里几乎都有,每天下午胡怪和母亲丑妮、妻子林琳一起到大棚里把茄子豆角西红柿青椒等摘下来装在车上,第二天清晨胡怪就会拉到集市上去卖掉换回钱来。一年下来,除去冬季大雪封路的季节,别的日子或多或少每天都有收入。

林琳是没有双臂的残疾人,可她干起有些活来却不含糊。林琳用脚摘豆角青椒茄子的速度一点不比正常人慢,她甚至能用嘴和脚配合着帮着胡怪插架竿、扎口绳。胡怪不忍心让妻子这样受累,有时候生拉硬拽把林琳拉回家,这时候林琳便会发火。

“你真的把我看成白吃白喝的废人了吗?让我干点活,这样我的心里才会平衡,才会好受一点。”

“谁说你是废人了?纺织厂每月都给你开工资,坐在家里都比我收入高。”胡怪心里这么想,嘴里却不再言语了。

胡圈高考后的这些天一直帮着胡怪在大棚里干活,有时候也一起到集市里卖菜。说是父子俩,其实胡圈长到十几岁开始懂事时,胡怪便背着林琳就把实话全部告诉胡圈了。

“我是你妈妈的学生,你妈妈是对我最好的老师。你的妈妈出车祸后,你的爸爸便把她抛弃了,这样正好成全了我和你妈妈的婚事。有一句话我必须和你说清楚,我和你母亲的结合,绝对不是因为我单纯地可怜她、同情她,也不是仅仅出于我对她的感激和报答,我真的是喜欢她才和她走到了一起。只要你妈妈在我身边,我就会感受到一种生活的幸福。你也多次问过我,为什么我只比你大十几岁就做了你的父亲,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的。如果你觉得喊我爸爸实在有点不伦不类,以后就别叫了,随便叫什么都行。”

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胡圈连续几天几乎不说什么话。

胡怪和林琳结婚十几年了,他已经养成了习惯,几乎每天都是抱着林琳的身体才能睡得安稳,林琳的身上那股特有的体香,让胡怪闻起来有一种如痴如醉的感觉。

“你和胡圈说什么了?”夜深人静时,林琳问胡怪。

“我,我……”胡怪含糊其辞,说不出所以然来。

“你也别瞒着了,今天我问过胡圈了,他和我说了实话。你说,你是真的爱我这个残废,还是在我面前做戏?”林琳的嘴紧贴在了胡怪的唇上问道。

“你怀疑我吗?”胡怪的两只手握住了琳琳饱满的双乳,也许是用力过大,林琳“哎呀”叫了一声。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为你再生一个孩子呢,属于我们俩的孩子。”这已是林琳问过胡怪无数次的一句话了。

“胡圈姓胡,他不就是我们的孩子吗?”胡怪依然是这种回答。

“既然这样,那又为什么不让胡圈喊你爸爸呢?”琳琳有点不理解。

“我是怕,怕孩子叫着别扭。”胡怪说出了实话。

“你娶了我,他就是你的儿子。你不别扭,他就不能别扭。知道吗,胡怪同学?”琳琳不生气了,和被窝里的小丈夫开起了玩笑。

“是,老师。”胡怪说完,先是用自己的嘴堵住了琳琳的嘴,不一会两人便滚在一起,喉咙里发出了异样的声响。

只不过,在后来的日子里,胡圈再称呼胡怪时,在爸爸的后面加了一个字,有了一个“爸爸哥”的特殊叫法。

“明天咱们全家都到县城吧,赶赶集,买点东西。”林琳说。

林琳是纺织厂的职工,自从病休在家后,每个月的月底都要去厂里领工资。平常都是让胡怪用自行车带着她去,这个月特殊,儿子胡圈几天后就要离家上学了,林琳想着给儿子买点东西,顺便也让婆婆丑妮进城转转。

四个人骑了两辆自行车,胡怪的后架上坐着妻子林琳,胡圈的后架上坐着奶奶丑妮,一家人说说笑笑就到了县城。先去厂里把工资领了,又到商场给胡圈买了两身新衣服,给丑妮买了一双鞋子。

“爸爸哥,事情办完了,咱也该回家了吧?”胡圈问。

“是啊,早点还得务弄大棚里的菜呢。”胡怪显然是想听林琳的意思。

“天还早,到集市上看看,买一瓶好酒,两只烧鸡,三斤猪肉,今天歇一天工,晚上请客。”林琳说。

“是啊,圈儿要走了,总得请亲家公亲家母吃顿饭吧。”丑妮斜着一只眼说。

“妈啊,还是您老道,听您的,走!”胡怪说完,领着一家人朝集市方向走去。

琳琳的父亲林森对自己把女儿赶出家门一直感到很内疚,林琳住到胡怪家之后,开始的时候他不好意思上门,三天两头督促妻子招娣去看看林琳的情况。直到林琳生了胡圈,胡圈要过满月时,林森才第一次登门。瞅一眼小外孙,远远地看一眼没有双臂的女儿琳琳,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话。

“爸爸您瞧,圈儿高高的鼻梁子,和您长得一模一样。”看见父亲进来,林琳先打了招呼。

骨肉情哪能说分就分?林琳和胡怪结婚后,林森为他们出谋划策,盖起了蔬菜大棚,看着胡圈一天天长大成人,知书达理,更是一日不见就想得慌。

胡圈说要请姥爷姥姥舅舅舅妈吃饭,林森招娣林利陈惠立马放下手中的活,穿戴整齐,过去了。

远远地,胡怪的家里飘出了炖肉的香味。可等到林森一家人进去时,却发现气氛不对。热好的烧鸡、猪肉炖粉条、油炸糕一大桌子的好菜好饭摆放在炕桌上,所有的人却都呆呆地坐着,一言不发。仔细一瞧,屋子里除了胡怪胡圈林琳丑妮外,又多了一人。这一看不打紧,林森的火立马窜了上来。

“你,你来干什么,滚!”林森大声喝道。

“我,我来看看孙子。”来人满头白发,瘦削的脸颊上颧骨高高地凸起,说话有气无力,一副病病殃殃的样子。

“这个人是……”听说是来看孙子,胡圈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我叫窦原,是你的亲爷爷。今天去医院的路上,看到了你们一家人,我一路跟着你们,也听到了你们说话。我是一个癌症晚期将要死的人了,厚着脸来见我的亲孙子一面,也便能合上这双眼了。我这一辈子,千不该万不该在林琳遭遇车祸后把她推出窦家门。”窦原边说话边喘着粗气。

从窦原断断续续的话语里也听出了事情的大概情况。窦家不要林琳后,儿子窦步云很快又与一位姓寇的女子结了婚。婚后的窦步云恶习不改,吃喝嫖赌,后来又染上了毒瘾,活得人不人鬼不鬼。姓寇的妻子生了一个女娃后,看着窦步云越来越恶心,便带着女儿离婚改嫁了。窦步云的毒瘾越来越大,几年下来把窦家的家产抽了个精光,母亲被她活活气死了,自己在一次毒瘾发作时掉到了桥下,被水淹死了。到如今,只剩下窦原一个人苟延残喘活在这个世上。

“报应!报应!想不到你姓窦的也会落到今天的下场,报应啊!”听完窦原的讲述,林森好像有点幸灾乐祸。

“阿弥陀福,林家亲家公,几十岁的人了,你不该这样说话。天理自有,人算不如天算,但是既然已经有了因果,就该得到宽恕。胡圈啊,快让爷爷坐下,给爷爷倒杯热水。”丑妮斜着一只眼制止了林森继续往下说。

“婆婆说得在理,圈儿爷爷拖着病身子跑这么远路也不容易。多少年过去了,恩恩怨怨也都不去计较了,您也不要太过计较我爸爸说的话,他也是一时火急。坐下来,一笑泯恩仇,尽在不言中,让我们共同举杯,为胡圈的未来,干杯!”林琳边说边用一只脚把座椅移在窦原跟前,示意胡圈给爷爷拿过筷子来一起吃饭。

胡圈要去开学了,林琳不放心他一个人走,胡怪便陪着胡圈一起坐火车去学校报到。那一天,胡圈和胡怪都换上了新衣服,显得很精干,旁人看了都以为是兄弟俩。

车站站台上站了许多人,胡圈一只眼的奶奶丑妮,没有胳膊的母亲林琳,上气不接下气咳嗽气喘的爷爷窦原,外公林森,外婆招娣,舅舅林利,舅妈陈惠,还有抱在舅妈怀里的小表弟豆豆都来为他们送行。

“呜”的一声长笛,火车开走了,胡圈和爸爸哥胡怪老远还能看见亲人们向他们招手。

癫痫病发作症状有什么
癫痫患者护理方式
治癫痫药物都有哪些

友情链接:

鼎分三足网 | 合肥电影院影讯 | 榆林学院小姐 | 想骂人的句子 | 苏州电信号码 | 汉口至襄阳 | 宝宝经常打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