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解说优酷空间地址 >> 正文

在砖厂打工的日子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一年,我去了咸阳,去咸阳一个砖厂打工,在那里我干了仅仅半个月就离开了,虽然时间很短,但是记忆深刻!那段辛酸的经历一直封存在我的记忆深处,尽管时隔二十多年了,但是时至今日仍然记忆犹新!只要闲下来,一旦打开记忆的栅栏,那段已经泛黄的往事就会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在转厂我虽然只干了半个月,虽然时间很短,但却是用汗水浸透的时光,以至于至今无法忘怀!在那段日子里,沉重的拉砖车子、滚烫的拉车皮带、灼热的橡胶护手成了我形影不离的伙伴,每天连续八小时的工作时间都是在火烤般的砖窑里度过的,所以,那段经过煅烧的往事在我的人生中深深地烙上了印记。

砖厂所有的活计中要数出窑最辛苦了,其它的活比如装窑、码坯子就没有出窑辛苦。所谓出窑就是从砖窑里往出来拉烧好的砖块,装窑就是把未烧的砖坯子拉进砖窑码好待烧,至于码坯子就是把做好的砖坯子码好。装窑、码坯子之类的活虽然也很累,但是比起出窑的活要轻松多了,主要是干活的场所不同,装窑、码坯子相比出窑来说也比较凉快。而出窑的活就不同了,出砖的地段离烧砖的火焰很近、很灼热,简直就是一个偌大的火炉子。尤其是那种轮窑,里面很热的。所谓轮窑顾名思义就像一个火轮,火一旦点起来就不再停下了,火焰在砖窑里昼夜不停地循环燃烧着。一头在装砖坯子,而另一头同时在往外拉烧好的砖块,火区也随之移动燃烧,出窑的时候常常会看见前面不远处有熊熊燃烧的火焰。砖块特别灼热,滚烫滚烫的,拿在手里烫得橡胶护手直冒青烟,一股刺鼻的胶臭味就会立刻扑面而来。尽管有厚厚的橡胶护手衬着,但还是很烫手。有时候拿捏不牢就会脱手而落,如果不小心砸在脚面上,那可就惨了,那种疼痛的感觉就不言而喻了。码砖的场子里所有的砖都是三百块一垛子,所以一车砖必须要装够三百块,否则不仅不好码垛子,而且计件的时候也不方便清点数字。一垛子砖大约有一千五百斤左右,拉车的时候身子要弯得很低才能拉得动,身子几乎要和地面平行。从窑里到码砖的地方大约有二三十米距离,拉车的时候皮带往肩上一挎顿时冒气,灼烧的皮带烫得肩上的汗水“嗞嗞”做响,立马能闻到一股汗骚味。我记得每拉一车砖码好、码整齐才能挣到五毛钱,力气大点、干活麻利一点的大约一天能拉一万多砖,也就是三十来垛。由于我刚开始干不顺手,再加上体力也不行,所以我累死累活一个班拉出的砖块基本上二十来垛六千块左右,一个班最多也就能挣十块钱左右吧,基本上属于挣的最少的了。

说起在砖厂的那段日子有件事很奇怪,记得我干了四五天以后身上突然出疹子,主要在上班的时候出,疹子里流黄水,下班以后洗完澡过会儿就结成了干黄痂,休息十来个小时以后干黄痂又脱掉了,第二个班又继续出疹子,接下来一直是那样子。那个时候的人普遍没有问诊求医的意识,所以我也不例外,也一直没去诊所瞧瞧。一来怕花钱,二来嘛没觉得那是个病。我只是觉得很奇怪,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只往迷信方面想。藉于此,后来我就不干了跑回家了,而且是偷着跑回来的,工资也没敢要,生怕厂长知道了扣留我。那时候的砖厂黑得很,专门养着几个打手,如果有哪个工人不好好干活或者有偷跑的念头被发现,一般不是挨一顿打,就是罚款。由于我干的时间比较短,没有经济上的后顾之忧,再加上浑身不停的出疹子,所以我最终想办法逃跑回家了。

其实,我之所以偷偷跑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我进砖厂刚两三天,有一个本地人拉着砖车子刚走到窑口的时候,肩上挎的皮带钩子突然脱扣了,由于正在使劲拉车,一下子摔倒在窑口,头被卷进一个送风的风机里,最终被风机绞死了!我干的窑口正好也有一个风机在送风,我越想越后怕,所以我就想方设法逃了出来。现在,有时候回想起那段焦黄的往事、回忆起那段滚烫的记忆,我的心头也不禁炽烈起来,那段火窑里的记忆虽然随着时间的流转而逐渐远去,但给我的记忆还是比较深刻的,偶尔翻开它心头也就难免或多或少有些酸楚……

江苏哪治疗癫痫病好
广东癫痫医院有几家
间歇性癫痫病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

鼎分三足网 | 合肥电影院影讯 | 榆林学院小姐 | 想骂人的句子 | 苏州电信号码 | 汉口至襄阳 | 宝宝经常打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