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寒战迅雷下载 >> 正文

【看点·光】汤晓(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个世界要和我疏远了。

山上的风越来越大,四周的墙壁随时要倒在我身上,我躺在田头一间看瓜的毛坯土屋里。我对这个土屋十分熟悉,在夏天西瓜成熟的时候,姜爷爷都会带着他的小黑狗住在这里看他的西瓜,我吃过他很多西瓜,在去年,西瓜秧苗变得枯黄时,姜爷爷和小黑一起离开了,这间小屋便荒废了,没有人再来种西瓜。后来,他在外打工的儿子在春天时回来种上了白杨树。

继母带来的两个女孩,大的比我大三岁,小的比我大一岁,还有一个儿子比弟弟小一岁,弟弟今年十岁,我十二岁。她们来居住后,我被打发到了另一个院子,弟弟也一同被赶了过来,我就这样认为,他们是强盗,抢去了我们的爸爸。每次吃饭去那个院子我都会发脾气,对着那个长相难看的女人发脾气,爸爸说是他把我惯坏了。这个女人非常厉害,她开始对弟弟好,冷淡我,让我觉得孤单,她让弟弟去他们住的院子和她的儿子一起睡,把我扔在单独的院子里。

冬天到了,北风咆哮地刮过,一阵阵,我会在被窝里吓得发抖,我没有取暖设备,而他们有,他们的房间里有煤炉。爸爸给我买了一条电热毯,但我总觉得它不够热。

她等着我屈服,她的孩子也不跟我玩,弟弟被她收买了,和她的孩子们玩的特别开心。这个时候我会去我的院子里看书,渐渐的,我喜欢上了看书,这个院子的书橱里书本特别多,爸爸说是他以前管理图书室,淘汰下来的一些旧书,我可不那么想,书籍都很新,一定是爸爸偷偷拿回来的。

我对爸爸怀恨在心,他是被那几个外人迷惑了,妈妈去世才一年,他就等不及的娶了这个女人,大街上的人都说爸爸是个傻子,是给别人养孩子,我也这样认为。除了吃饭(我还不会做饭),其余的时间我都不会跟他们在一起。他们是秋天来的,到了冬天,我和他们已经势不两立,我会偷偷把那个女人的白色衣服上弄上酱油,还会在大街上哭诉爸爸忘记了妈妈,人们都说我是个可怜的孩子。

这个恶毒的女人,长相尖刻,脸色干黄,但是她说话柔和,不慌不忙。我的堂婶告诉我,她的丈夫出了车祸,赔付了一笔钱,这笔钱应该有她公婆的一份,但是被她都拿走了。她来我们家也是要夺走家产的。晚上我独自睡下的时候会想到她是一个鬼,用妖术迷惑了爸爸,要知道我的妈妈比她漂亮多了。

这个女人和我谈了一次话:“我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我很可怜你没有爸妈,但是你的脾气太任性了,我也是个命苦的人,要照顾三个孩子,再加上你们两个,你也是大孩子了,能可怜下我吗?你再这样下去,可能会没有饭吃。”她在威胁我,我说:“我不稀罕你的饭,那是我爸爸的。”她的大女儿跑出来说:“那才不是你的爸爸呢!你的爸妈早就死了,你住的房子就是你爸妈的。要不是看你可怜,早打你好多次了。”

“你爸妈才早死了呢!”我想到我刚看的《简爱》,她被寄养在舅母家,被她的姐姐和哥哥欺负的情景,和我现在一模一样,我要像她一样绝不会屈服。相较于简爱的遭遇,我应该是好的,只是我放大了我的悲伤。

在我闹过几次后,爸爸就让我住在这边院子了,原本算相安无事。但是她的两个女儿经常过来挑衅我,推搡我,辱骂我,我认为是她的母亲,那个恶毒的女人教她们的。

“你就住在这个院子里吧!你的爸妈都死在这里的,你爸爸是触电死的,你妈妈是上吊死的,好可怕,晚上他们有出来陪你吗?”她们笑得咯咯咯,我拿起扫把打她们,她们就立马逃跑开去。这两个院子中间一堵墙,墙上开着一个圆形的小门,前些年,妈妈在的时候,会在这个院子里养羊、鸡鸭鹅,妈妈去世后,那些东西爸爸都卖了,我和弟弟都极少过来。就在前两个月爸爸要娶这个女人前,把这个院子的地用水泥重新铺了一遍,还买了一些盆栽的花。

她们不止一次说我的爸妈死了,我自然是生疑,趁晚饭爸爸在的时候问爸爸,爸爸阴着脸凶我:“你个孩子成天闹腾,别听外面胡说八道。”继母的大女儿嚷着说:“那是真的,我们都听说了,墙上那张照片就是她妈妈。”继母瞪了她女儿,让她出去。爸爸是个懦弱、老实的人,平时几乎就不大说话。他叹了气,背着手走出去。

我去问了隔壁的堂婶,她是个特别能说的人,可能平时她也提过我生母的事情,而我都没有听进去,我去世一年的妈妈和现在的爸爸都很疼我,对我和弟弟没有两样,甚至对我更好一些,妈妈经常给我买漂亮的衣服和糖果。我的卧室她打扮得漂亮,夏天还给我买了粉色的蚊帐。

堂婶一五一十的和我说了一遍,如她们说的一样,我现在的爸妈,其实是我的叔叔和婶婶,我的妈妈在爸爸去世一年后撇下两岁的我就走了。爸妈特别恩爱,他们都是镇上中学的老师,大家都说他们金童玉女,堂婶说这样好的姻缘,可惜了福薄,看来妈妈是太爱爸爸了,所以就追随他去了。堂婶说完后,还说了我现在的爸爸一通,对爸爸找一个有三个孩子的女人不理解。

“晓晓,回家了,都这么晚了。”继母满面笑容,温柔关爱我。

堂婶到底是个愿意管闲事的,怼了继母几句:“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多可怜,多积点德吧!死去的那些人可是都在看着的。”

继母什么话都不说,想伸手拉我,我打开了她的手。

我开始思念我已经记不得的亲生父母,越想越觉得悲凉,哇哇大哭,她的孩子们被我的哭声吓得不敢说话,都偷偷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我不想和她们在一起生活了,要是爸爸不要我了,我也就不要他了。

我不再过去吃饭,自己买些零食吃,爸爸没有办法就给我送饭过来。我把院子和房间都清扫得干净,还把爸妈的照片拿出来摆在桌子上,妈妈真漂亮,爸爸也帅气,我和她们说话。有时晚上也能梦到他们。我看到爸妈写的情书,其中一句话让我觉得是爸妈说给我听的:“我们都曾是流浪的孩子,只是有的人很幸运,找到了家人和爱。”通过信件我知道,妈妈也是从小失去了母亲,我和妈妈的命运多么相似啊!难道我以后也要这样的命运吗?我还看到爸爸写给妈妈信中的一句:“在没有找到家人和爱之前,我们要努力活得鲜亮,好有力气在路上找到爱我们的人。”这句话给了我力量,我是要好好地活,活得精彩有力量。

这样的日子没有维持多久,就两个多月,也就是说在继母来了半年后,她要翻盖房子,把我爸妈的房子和她们现在住的房子一起翻盖成楼房。那天下午放学后,他们已经把我院子里的东西都收拾了出来。

我疯了一样地咒骂她们,我不同意,那是我爸妈的房子和院子。我哭累了,把爸爸的照片抱到凌乱的房间里,继母和爸爸在外面收拾东西。而她的儿女在议论着等楼房盖起来的时候要如何分配房间,她们说要住在二楼,可以看山上的风景,要买什么颜色的床和衣柜。我不知哪来的力气,把她们的衣物抱起来扔到外面。她们打我,我也打她们,乱作一团,好在那个男孩没有动,要是他们三个打我,我可惨了。爸爸过来拉开我们,但这没有结束,等我睡着后,她的两个女儿过来绑了我,还用胶带封了我的嘴巴,把我抬到了这个小屋里。

我看到了我的爸妈,他们快要来接我了,乘着一条船吗?那也不像船,好像是宇宙飞船,可宇宙飞船不是圆圆的吗?这个东西怎么是一根黄瓜一样,上面有很多刺,爸爸妈妈在最顶端,我抓着刺才能爬上去,我应该会飞才对,双腿怎么都飞不起来……

等我醒过来时,躺在医院里。爸爸衣服脏兮兮的,有些尘土,脸色也阴着。姑姑来了,我还有一个姑姑,她嫁到了镇上别的村里,这几年和姑父带着他们的儿子在城里打工。他们家很贫困,弟弟前几年得了一种怪病,总是到处乱跑,精神好像有些问题,所以姑父就接他们去了打工的城市治疗疾病。姑姑很消瘦,看着我,只知道叹气,掉眼泪。

她对爸爸说:“要是我能接她走,就接了,我生活得也不好,小辉的病花了很多钱,现在总算好了,等过两年,我这边好了,就接她去。”爸爸说不用,但是还是叹气。

“姑姑,我不去,我就在我家里,我爸妈的院子里。”

“傻孩子,你自己怎么过日子,那个女人也不是个坏女人,就是孩子太多了,盖房子这个事也不是坏事,到时分给你一份也行,你现在好好学习,等考上大学你自己能照顾自己了……”姑姑说的这话我还要等六年才能完成。过了年可以住校,我不在这个家里,我拿定了主意,她们盖房子可以,但是我要一层。

这次事件后,她们没有再惹我,也答应房子会有我的一层,但是当时我小,不知道让她们立个字据什么的,我觉得我打败了她们。吃饭的时候我就去吃,吃了饭我就走,我心心念念着过了春节,一开学就去住校。我还让她们答应,把我的书和我的东西单独放在一间房子里,谁都不许动。也许不想惹我敏感的神经,她们居然都办了。

我如愿搬到了宿舍住,爸爸会偷偷给我零用钱,周六日我大多时间是在学校,除非放假,我会回去住。房子已经盖起来,看起来很气派,我要了二楼靠近东山的一间,这里正好可以看到村里的河,河水经过我的村庄流向了远处,到了我认为很美的地方去,那可能是一个大城里,那里美丽繁华的夜灯,还有有趣的人儿。我常常看着它畅想,除了看书,这也是我的乐趣了。

她的大女儿学习不好,初中毕业后,被她母亲逼着去念职业高中,学习理发去了。二女儿也没有考上高中,也去了职高,但比大女儿强,去学了会计。但她的儿子学习特别好,我常常听她骂她的女儿不争气,每每这个时候,她原先镇定的外表总是变得破碎不堪。

我如愿考上了县城最好的高中,爸爸从未那么高兴过,置办了酒席,请了族里的人。继母嘴上说得好听,但要给我拿学费时,总是为难爸爸。爸爸没有办法就去族人家里借,这是我后来知道的,爸爸还向姑姑借过钱,姑姑有一次和我说了爸爸的困境。高三那年,爸爸得病了,是肝硬化,爸爸不喝酒,我认为是继母总欺负他,他生闷气得了这个病,但是这个时候我长大了,行事不再那么莽撞,我高中三年基本也是在学校度过的,我打过工,学那些勤工俭学的学生,去发传单,端盘子,但是这些钱实在有限。如果我上大学,这笔费用他们不可能给我。

虽然我爸爸的病没有继母说得那么可怕,但我还是做了自己的选择。

湖畔的风,还有马路上的车,花红柳绿的人世间,让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期待和向往,我要去奋斗属于我的东西,而不是在这里等别人的施舍和接济。在近高考的时候,我果断弃学,抱着雄心壮志和对外面世界无限的憧憬。

 

我决定去这个世界搏一搏了。

姑父托他村里的人帮我找了一份酒店的工作,姑姑不同意,她觉得在酒店干活的女孩都不会好找对象,因为她见过很多村里的姑娘就是在酒店工作,打扮得花枝招展,一看就不是好女孩。而我并没有这么认为,我要从最底层做起学起,我和姑姑村里的一个女孩去了一个三星级酒店,经过一个周的军事训练,我变成了一个小黑人。这个姑娘非常好,她经常帮我,虽比我小一岁,但做事周到,在分派的时候,我被分到了客房部,她被分在了餐饮部,她说她的表姐在餐饮部做面食主管,要她去学习,以后好有个出路。

而我也会思考我的出路在哪里?在客房的工作就是打扫卫生和铺床叠被,教我的女孩,手法娴熟,她只在床尾,两手抓住床单,往上往前一抖一扯,床单就准确无误地老老实实贴在了床上,平整得很,一点褶皱都没有。我很羡慕她的手艺,但我不喜欢打扫卫生这种事情。一个客人把洗手间弄得太脏了,我总觉得自己要呕吐,晚上躺在床上,我有些后悔,我该坚持把学上完,但是我又意识到,不能再去求别人,我还是要继续完成我的学业,我要在业余时间学习。以后的每一天利用业余时间学习,日子反倒过得充实,对于这份工作或者以后的工作可能都是我目前的一份生活的来源,想到这些我还是有希望去的。

第一个月的工资会在第二个月十号发放,而我手里还有不到五十元,酒店有食堂,却需要用钱买票,我算计着钱用,每顿饭几乎只吃点心。在还有五天就发工资的那个夜里,我开始肚子疼,想忍着就会过去,却一阵疼过一阵,最终我只好妥协和我的主管说了。她个头高挑,举止优雅,稳重程度和年龄不符,唯一缺憾的是,长相有些生硬。

她当即打了车,和另一个女孩带我去了医院。经过拍片检查,确诊为肠梗塞,打了点滴,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去厕所如厕后便觉得顺畅不少,但身体虚弱。我非常感谢陪我的女孩,她们并没有嫌弃我,还帮我提着吊瓶陪我如厕,可是,现在,我已经忘记了她的名字和样貌。

我发的工资在支付了医药费后,还剩三百元,这份工作实习期的工资就六百元。我被生活的穷困所扰,更害怕自己身体再出什么问题,心里生出了希望后,总是想伸手捉到。

我是不是该另谋出路,打扫卫生这样的活是不是我要的?即使是我把自己放到最低里,但这,是否将成为常态?

我在休息的时间里,去了人才市场。

治疗癫痫比较好的疗法是什么
治癫痫病最好的疗法
癫痫药物的不良反应

友情链接:

鼎分三足网 | 合肥电影院影讯 | 榆林学院小姐 | 想骂人的句子 | 苏州电信号码 | 汉口至襄阳 | 宝宝经常打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