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超软烫面戚风蛋糕 >> 正文

【江南】一念,便是永远(散文)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我站在一棵丁香树下,紫色的丁香花茂密地绚烂,浓郁的花香随轻柔的风一阵一阵从我的鼻孔侵袭,整个身心愉悦地沉浸在静谧的温柔里,那一刻,我知道我的确爱上他了。

我有意无意在等待他的到来。满眼的花影却无法阻挡我极度渴望而又恐惧的心。我期待又躲避。他火辣辣的目光所呈现出的深情我完全明白,可我不敢靠近,也没有丝毫表达。我总是在他到来时逃逸,躲在远处看他迷茫忧伤的双眼。他永远不知,此刻,我比他更加忧伤。

从我母亲走了,每年的清明我从来不去上坟,一如我的父亲一样绝情。其实,每年清明时节我期待丁香花开,无数次地在丁香的芬芳里,让泪水彻彻底底地流,流个干干净净。

母亲爱我,胜过她的生命。她能为我超越天下所有母亲所能为儿女做到的一切她都能为我想到做到,可她唯独没有做到陪我长大,没有给我我最想要的安全感。

母亲是自杀走的。她是医务工作者,她选择了最不痛苦的方式结束了自已年仅三十六岁的生命。她在下中班后,在值班室为自己注射了一支氯化钾,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她就安安静静地走了。我和父亲赶到时,她已躺在了冰冷的太平间。我没有哭,十二岁的我对她只有仇恨。可随着时光的流失,我却越来越想她,我常常半夜哭醒,被黑暗和恐惧包围。在我一天一天长大的过程中,我也在一天一天走进母亲的心灵。

因为,爱会让人懂得很多。爱,究竟是不是美好的,我都恐惧。母亲爱我,却也丢下了我。父亲爱我,却也离不开除了母亲之外的女人。谁又能给我一份完整无缺的爱?

从我记事起,父母就在无休止的争吵和打闹中度日,唯一庆幸的是他们对我都特别温柔,呵护备至,尤其是我的母亲。她即使伤得遍体鳞伤,也不会让我饿着;她即便心情糟糕到极点,也能耐心地为我修改作业;不管多么拮据,她都舍得为我买最好看的衣服。每次争斗后她后悔莫及的不是她受的伤害,而是因为伤害了我。她和父亲是别人介绍认识的,他们性格特别相悖。在长期的争吵中依然生活在一起,是因为我的存在,所以,母亲付出生命,最担心最不舍的是我,可她忍受不了生活的苦难,最终还是丢下我走了。

在母亲走前的一年里,她时常对我说:我不想活了。我非常气愤,有时会歇斯底里的对她说一些恶毒的话。因为,我小,我承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她的话让我担惊受怕,让我睡在床上胡思乱想,让我做恶梦。后来,我有时发现母亲写给我的遗书,我流着眼泪看后悄悄地撕碎扔掉。我不明白,母亲为何要这样折磨我,这样刺激我。我在母亲的面前装作若无其事,其实,我内心很痛。我甚至一天比一天对母亲更加冰冷。我明明知道,父亲不理母亲,母亲无所谓,但对于我的冷漠,母亲特别在乎,也特别心痛。

一天,母亲与父亲争吵后去上班了。可中午我一进门,看到的是满是伤痕的家,所有的家具都伤痕累累,遍地狼藉,仿佛经历了一场战争。

我笑一阵哭一阵,疯子似地咆啸,不吃不喝,我也如母亲一样想到了死。我不会告诉母亲我不活了,我更不会给他们留下片言只语。我更加希望我们一快儿死,落得干净。

可是就在我一心一意准备这一场盛宴时,追悔莫及的母亲,苦苦哀求,她又用心修复了家中的一切。对我小心翼翼,说话轻柔万分。我又感受到了生活的美好。

我对母亲急风骤雨般喜怒无常的情绪变化,常常感到反感和恐惧。那一段时间母亲处于易激惹状态,也许一句话,或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或那儿看着不顺眼,她都会大动肝火,她受伤,我们其实也很受伤。父亲日渐对母亲显得冰冷,这令母亲心灰意冷。

但我学习了心理学,开始在记忆里搜寻母亲那些不合情理的表现,一点一点地明白,母亲其实很早就患了抑郁症,只是她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不但没有给于她一些温暖和支持,还不停地刺激她,更谈不上给她进行治疗。她要倒夜班,严重的失眠,心情烦燥易怒,易激惹。她经常吃安眠药,甚至超量吃。

那时人们对于心理疾病根本没有一点认识,没有人会想到,更谈不上引起重视。母亲反反复复对我说:不想活了。现在我才明白,她不是想刺激我,而是她确实觉得生活没有一点意义,她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最后一次,母亲早晨出门时对我说:“我要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学习。”我极不耐烦地瞪视着她说:“想死就快点,别一次又一次地刺激我。”母亲望着我,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她默默地为我整理书包,看我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外。

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她当真了。她穿上自已最喜欢的衣服,永远地走了。

这一噩耗吓得我不会哭了。我以为她还和以前一样只是随便说说,只是她很无聊的一种表现。可事实是,她真的丢下我走了。

我欲哭无泪,可心像被掏空了似的。那一年,我才十二岁。

一年又一年的日子里,我变得少言寡语。我经常独自一人在夜灯下行走,在冰冷的雪地里徘徊,在雨水中任凭风雨淋透。父亲说我像个幽灵,他不懂得我。这世上没有人能懂得我。我沉入了罪恶的深渊,是我杀了我的母亲,是我害死了那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

后来,我学了心理学,我开始排解自己的苦闷,我开始走出不正常的心理状态,开始理解母亲,开始忏悔。

当丁香花正香正浓时,我已经错过了一个又一个美好年华,走过了一个又一个青春岁月,我拒绝所有想与我接近的人,在她们的眼里我很清高,很难接近,孤芳自赏。我太寂寞,我在自己品偿孤独,品味母亲那种心内最无助的感觉。

时光流失间,我才深深地将自己的内心深入母亲曾经苦痛的心绪里,可一切都晚了。

今年,我鼓足勇气去她的坟头祭奠她。其实,我想好好和母亲说说心里话,虽然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她也听不到我的声音,但我还是要将这些年所有的想念说叨给她听。

一念,便是永远。

但我要站起来,就像母亲曾期待的一样,好好谈一场恋爱,好好找一个真心爱我的人,好好生活。

这一切我明白的太晚了,本来母亲可以给我一些指点,我可以早些醒悟。

我再次站在丁香树下,看他走来,我微笑着迎着他的目光。

醉人的花香,火热的目光,温暖的阳光,一切都从这一刻开始。

我把内心丁香般的愁怨将一点一点地驱逐出我的心扉,我要快快乐乐地与他在一起。我要生活在母亲一直以来所期待的美好里。

母亲,我爱您。

抽搐口吐白沫怎么抢救
颠痫病该如何治疗
癫痫的治疗方式有哪些

友情链接:

鼎分三足网 | 合肥电影院影讯 | 榆林学院小姐 | 想骂人的句子 | 苏州电信号码 | 汉口至襄阳 | 宝宝经常打喷嚏